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赌博 >

“双子星”优步和Airbnb成长史:从奥巴马的就职

新闻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7-05-15 12:03

  2009年1月,当时还没有什么名气的网站Airbedandbreakfast.com的三位创始人临时决定参加奥巴马的就职典礼。
 
  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乔伊·杰比亚(Joe Gebbia)和内森·布莱查兹克 (Nathan Blecharczyk)都是20来岁,他们没有就职典礼的门票,也没带冬天的衣服,甚至都没有确定好一周的行程。
 
  Airbnb创始人:内森·布莱查兹克(左)、布莱恩·切斯基(中)和乔伊·杰比亚(右)
 
  但他们发现了一个商机。
 
  他们的民宿网站已经创办了一年多,但毫无起色。现在全世界的目光都将聚焦美国首都华盛顿,他们想利用这个机会。
 
  他们在华盛顿找到一处便宜的住所,霍华德大学附近一栋三层小楼上的一间公寓,跟当时很多其他住宅一样,房主被银行收回抵押赎回权。房间没有家具,只有一张沙发床,三人把沙发床让给他们的朋友兼顾问迈克尔·赛贝尔(Michael Seibel),他经营流媒体视频网站Justin.tv。晚上他们就挤在木地板上的充气床垫上睡觉。
 
  他们的房东是房子的租户,正等待银行下驱逐令。他住在地下室,利用AirBed& Breakfast的网站将空出的一楼租给另外三个租客,包括他自己的卧室、客厅和步入式衣帽间。
 
  切斯基感觉这是一个宣传机会,他给电视节目《早安美国》(Good Morning America)发了一封关于这个衣帽间的电子邮件,于是节目制作人在介绍总统就职典礼期间华盛顿不同寻常的住宿选择中提到了这个衣帽间。
 
  公司更名为Airbnb之前的网站截屏
 
  白天的时候,三位创始人和赛贝尔到Dupont Circle地铁站派发AirBed & Breakfast的宣传单。“出租你的房间!出租你的房间!”他们向穿着厚重冬衣的行人高喊,大部分都不予理会。
 
  晚上,他们跟城里其他AirBed & Breakfast的房主会面,参加各种总统就职派对,回复一位不满租客的多封邮件——住在地下室卧室的那位租客。
 
  她从亚利桑那州开车载着她的吉娃娃协助犬来到华盛顿,她不喜欢拥挤的住处。她在邮件中抱怨说,她确定自己闻到了房间里大麻的味道,她放在冰箱里的果汁被别人喝了,而且这栋房子不符合《美国残疾人法》(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的规定。她一度威胁要打电话报警。
 
  切斯基、杰比亚和布莱查兹克就在她楼上的地板上坐着,回复表示道歉的邮件。
 
  就职典礼这一天,他们早上3点钟起床,到国家大草坪上占位置。他们走了3公里才走到,在路上的售货亭买了帽子和面具。早上4点,他们在对公众开放的一片区域找到了位置,距离总统宣誓的讲台有几个足球场那么远。
 
  “我们就坐在大草坪上,背靠背,相互取暖,”切斯基说,他是现在更名为Airbnb的首席执行官。
 
  “那是我一生中最冷的一天,太阳出来时,大家都在欢呼。”
 
  ”
 
  加雷特·坎普(Garrett Camp)和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那一周也来参加就职典礼活动。
 
  就职委员会的一个朋友、投资人克里斯·萨卡(Chris Sacca)说服他们来参加。卡兰尼克最近把他创办的公司卖给了网络基础设施公司Akamai,给就职委员会捐赠了2.5万美元,与坎普平摊来华盛顿的费用。
 
  他们都是30出头,尽管全球经济衰退,但他们对技术带来的革命性影响充满乐观。他们对政治基本上抱有矛盾的态度,但又不想错过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或者说,他们不想错过一个影响深远的派对。
 
  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左)和加雷特·坎普(右)
 
  他们也是没有任何准备就来到了华盛顿。
 
  就职典礼前夜,他们在新闻博物馆外排着长队,想参加一个由《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举办的派对。当时寒风凛冽,他们只有一顶羊毛帽,只好轮流戴上,每人戴10分钟,一边给派对主办人狂发短信,请求让他们进去。
 
  到了就职典礼这一天,坎普和卡兰尼克起晚了。
 
  卡兰尼克从度假屋租赁网站VRBO上租了Logan Circle附近的一套豪宅,但离国家大草坪有几公里远,而且打不到出租车。他们最后只好走着去。
 
  当他们终于来到自己的座位,与萨卡和他的硅谷高管朋友们一起俯瞰总统就职台,他们走出的一身汗现在冷却下来,感到更冷。“一天下来,我肯定快得低温症了,”卡兰尼克说,“大家都问我,‘你怎么了?’”
 
  当时,坎普一直在试图让卡兰尼克对他的一个创业想法感兴趣,他正开发一种能让人们用智能手机一键叫车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