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赌博 >

实现规范化国际性 商业银行的大跨越

新闻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7-06-15 13:31

  20年前,我与桂泽发博士同一天进入交通银行福建省分行,集训一个月后,他去了综合计划部。他是我们那一批人中唯一的研究生,那时就觉得他很有才,善于思考,善于发现问题、总结问题。20年过去了。读到他这本《中国银行业再造研究》,明白其中的分量,深知他为此倾注的精力和心血。
 
  我国经济转型步入攻关阶段,经济结构调整进入关键时期,银行业宏观经济背景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网络信息技术迅速发展冲击了银行业传统体制、组织制度、支付制度、管理制度;“后危机”时期银行业面临严峻挑战;银行体制改革受多重阻力,纵深推进艰难;银行组织结构不合理、经营机制不健全致使资产质量面临考验……而与此同时,西方银行业为尽快从危机困境中走出来,推进了如火如荼的银行再造运动,获得了新进展。中国商业银行尤其国有商业银行按企业再造理论抓紧实施再造工程,以此为突破口,全面推进银行体制改革和机制创新,是明智的选择。
 
  《中国银行业再造研究》正是借鉴再造理论及其他有关经济金融学理论,参照西方商业银行再造的一般规律和经验模式,结合我国银行实际,探讨银行再造的一系列实际问题的。
 
  在借鉴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桂泽发提出了一些新的观点。如:认为银行再造就内容而言主要包括业务流程再造、组织结构再造和经营体制再造三个方面,由于组织结构和经营体制再造都有内外两个方面,因而总体上包括五个方面。其次,应用银行再造理论分析说明中国银行业体制改革难以深入的原因,提出银行改革“三驾马车”并驾齐驱的思路:产权改革+市场竞争+银行再造。其三,从银行再造角度为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问题开了“药方”,提出银行再造是根治银行不良资产尤其是经营性不良资产的重要途径。其四,在研究银行业务流程再造思路时提出了一些看法,如在谈到以客户为中心,实行流程多样化时提出了客户忠诚度、贡献度组合分析的方法。其五,在研究内部组织架构再造思路时,提到要按照矩阵式管理要求设置调整银行内设机构,提高管理效率,对银行的营销部门、控制部门、作业部门和保障部门提出了相应的调整要求。其六,分析了商业银行外部组织结构发展趋势:分销渠道电子化网络化发展迅速,区域行制迅速发展成为总分行制的主要实现形式,银行呈现规模化、集团化发展趋向,并分别从微观、中观、宏观三个层面提出再造思路:微观整合优化营业网点、完善分销渠道,中观上构建地区总部、加强机构垂直管理,宏观上推进集团改革、增强银行整体竞争力,等等。
 
  纵览全书,理论研究与对策研究没有被截然分开,而是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一直贯穿于始末。另外,桂泽发广泛运用了对比分析方法。通过对“劳动分工”理论与“企业再造”理论,入世后中外资银行的竞争形势,银行体制改革的三种思路:业务流程、组织结构、经营体制再造前后表现等等的对比分析,阐明了他的观点。还通过横向对比、纵向对比、内外对比、正反对比,以及多种模式、多种思路的对比分析,将银行再造的分析研究逐步引向深入。在讨论具体问题时,逻辑演绎与归纳总结互相补充。研究银行再造理论来源,主要运用逻辑演绎方法,以“劳动分工”理论为逻辑分析起点,从“劳动分工”理论的产生、发展,演绎到“劳动分工”理论的背叛——企业再造理论的产生,再由企业再造理论的发展演绎到银行再造理论的产生与发展。归纳总结分析方法的运用也很充分,如在分析我国商业银行再造的现实依据时,是在分析当前中国银行经营环境、面临突出问题、未来发展趋势的基础上,归纳总结出我国银行亟须实施再造工程的结论。这种方法,在分析我国银行业务流程再造、组织结构再造、经营体制再造时也得到了广泛的使用。本书大量运用定性分析方法研究银行再造问题,对银行再造的本质及其运行规律进行了深刻的揭示。同时,桂泽发同样注重定量分析方法的运用,在分析外部组织结构再造、银行分销渠道调整、入世后中外资银行竞争形势等问题时,为了使对比更鲜明、观点更直观,运用统计数据、图表等加以佐证。
 
  从以科学技术和组织管理十分落后为基础的强调劳动集合,到以科学技术和组织管理一定发展为基础的强调劳动分工,再到以信息技术快速发展和组织管理日益发达为基础的强调在适当分工的同时注重劳动集成,体现了劳动组织的辩证发展过程。银行再造遵循了这一规律,因而它的产生和发展是历史的必然。
 
  经营历史悠久、信息技术发达的西方银行业在经营环境的压力下,率先开始银行再造的大胆尝试,并取得了较好的成效。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中国商业银行在历经30余年的改革发展后,体制改革的进一步深入推进十分艰难,公司治理的进一步完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此时,实施银行再造工程,效仿西方银行的再造经验,不失为一条值得一试的思路。然而,鉴于特定的国情下特殊行业的特殊背景和须承担的特殊使命,中国银行再造必须在坚持国际银行业再造一般规律的前提下,结合自身实际,走出一条富有自我特色的再造之路。这也正是中国银行业再造的复杂性和研究意义所在。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中国银行业已经自下而上地开始了带有再造意向的自我改造,从组织管理模式变革、业务流程调整、经营体制转变等方面开始多层面的微调和尝试。政策层面也从多个角度对银行改革予以规范和引导,为商业银行调整组织结构,实行混业经营提供了宽松的环境。商业银行如能尊重经济发展和产业调整的科学规律,在把控好企业多元化经营带来风险的前提下,积极支持相关企业追求科学、理性、适度的多元化战略发展,就能在为相关企业战略转型升级提供有力金融支持的同时实现自身业务的跨越式发展。
 
  可以预见,中国银行业实施再造工程的春天已经来临,而这又必将推动银行治理和市场机制培育的深化,中国银行业必将朝着规范化国际性商业银行的方向大步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