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娱乐城 >

黄土高坡探访大陆首位“试管婴儿”

新闻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7-05-17 14:44

  初夏的京城,雾霾刚走不远,沙尘暴接憧而至,随后一阵风又吹出个朗朗晴空。其实,别太把老天爷的脸色当会儿,什么也挡不住大街小巷那醉人的绿色和花香。心中有美好,就别太在乎那些雾霾和沙尘。
 
  转眼几十年过去,时间像飞一样。人生好比登山,年轻时光顾着玩命往山顶攀登,不知道疲倦,时间不觉得多快。可爬到山顶,人过中年,此时你刚要放慢脚步,观赏一下众山的风景,就开始下山,下山比上山快,时间也像耳边的风一样,匆匆忙忙,越过越快。人世间,要做的事太多。年轻时可以负重前行,可到了一定年纪,再背着那么多东西往前走就费劲了,所以人们常说要学会舍得。
 
  过去的好多人和事渐渐地已经模糊,不少已经忘去,可有些又禁不住想起。就好比近30年前在在甘肃实习锻炼,在大西北黄土高原上采访中国首例试管婴儿的那些人、那些事。不经意间翻出来那些照片和文字,重新琢磨一下,如今的感受和过去不大一样。世界和人生是多元和变化的。观念的转变可以改变时代,也可以改变人生。
 
  一口气看完《人民的名义》,让人浮想联翩。其中的人物的命运变化让人唏嘘不已。不忘初心吧。艺术化的创作毕竟与现实有差距,但眼前的变化确实不小。就好比曾是自行车王国的中国,经过30年改革开放逐渐变成了汽车王国。正当人们以为我们再不会回到自行车时代时,单车突然又回来了。几乎是转眼之间,成千上万、花花绿绿的共享单车,像前几日京城四处纷飞的柳絮一样,布满城市的大街小巷,重新成为城市一道靓丽的风景。望着街上重新汇聚的自行车洪流,看着成群结队的姑娘小伙们蹬着共享单车、如沐春风的样子,颇有些时光倒流之感。其实时光要往前走,人也要往前走。
 
  30年前提到”试管婴儿”,人们都觉得稀罕,甚至不理解也不愿接受。如今这样的人和事多了也就不再稀奇。一次和朋友聊天,对方想要个孩子又担心年龄或身体不行,我就劝他:啥时代了,高科技这么发达,来个试管婴儿也不错……
 
  以下文章节选自《我们这30年——一个记者眼里的中国改革开放》:
 
  中国人传宗接代的观念很强,生孩子是天大的事。据中国人口协会发布的最新调查结果(截止到2012年前后),我国不孕不育患者已超过4000万,占育龄人口的1/10 。过去遇到这种事,全家都着急,可如今不怕了。现代医学可以帮助人们生孩子,这就是“试管婴儿”。
 
  “试管婴儿”是现代医学科学的发展成果。针对一些长期不能怀孕的夫妇,科学家在实验室的试管中,让精子和卵子结合而成为受精卵,然后将受精卵植入女性子宫培育。人们形象地将这种通过辅助生殖技术生育的孩子称为“试管婴儿”。
 
  如今提起“试管婴儿”,人们已习以为常。可在二十多年前,那绝对是件稀罕事。刚听到这个概念时,我不大相信,生孩子从来都是父母的事,怎么还能用试管生孩子?
 
  中国刚搞改革开放时,医疗卫生等方面很落后。那时候城里人看病主要去单位、企业办的医务室,农民就去找“赤脚医生”或乡村医生。记得70年代初,我跟着姥姥住在北京良乡那边的北京市窦店砖瓦厂,当时得了湿疹,瘙痒得直打滚儿。姥姥没办法,就给我抹她平时舍不得用的头油,结果越抹越难受。到厂子里的医务室看了好多次,吃药打针,也不管用。最后小脚姥姥带我走了好远到附近农村看一位远近闻名的老中医。花白胡子的老先生眯眼看了看我的症状,二话不说,拉起我的耳朵,拿个刀片在耳朵上扎了一下,血啪啪直流。
 
  “回去吧,好了!”老先生说得自信,过了好久还是不行。后来父母看我实在难受,就带到城里的北京协和医院,医生看了症状,给了点儿白颜色的药,抹了一段时间就好了。
 
  那时,人们对医学生理知识了解得很少。小学到高中上生理课,根本学不到什么实用的知识。上小学时,女老师讲人体生理器官时说到臀部,同学都哈哈大笑,老师哪里还敢讲生殖器官等方面的知识。许多年以后,我到日本访问,看到人家的小学老师给女生上生理课,拿着裸体的男孩模型,仔细讲述男性生理结构,感觉特长知识。
 
  当然,现在中国孩子对生理卫生知识的了解,比我们过去丰富多了。上初中的儿子快到青春期了,有一天我想跟他聊聊,帮他解决些青春期生理方面的问题。儿子听了我的问话后回答说,不用聊了,你知道的我都知道,你不知道的,我也知道。然后跟我讲了一大堆这方面的知识,听得我哑口无言。
 
  【兵哥记事】时间回到1990年,那时我刚到新华社甘肃分社实习,亲眼见到了中国大陆第一个试管婴儿郑萌珠。当时正值初春,沉睡了一冬的西北黄土地开始返青,小草从枯黄的杂草里刚露出头。我们坐着老式的北京吉普车在黄土高坡上一路颠簸,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风尘仆仆地赶到甘肃礼县,位于黄土高坡中的盐关镇。
 
  说是镇,其实那时的镇子跟农村差不多,就是多一条街道,多一些房子。满眼黄土色,多是灰突突的平房,几乎见不到楼。中国的第一位试管婴儿就住在这黄土高坡的小镇?心里有些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