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捕鱼达人 >

发展普惠金融的国际经验与启示

新闻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7-03-14 11:21

  1930年代,美国房主贷款公司在联邦住房贷款银行委员会的指示下,对美国较大城市及周边地区进行了信用等级评定。那些被视为风险大的社区在地图上会被红线圈示出来,私人银行则根据这样的地图做出是否贷款的决定。“红线区”实际就是少数族裔以及穷人的聚居地,他们能否获得住房抵押贷款最终就取决于此。由此也引起了学者们对金融排斥现象的持续性研究,并最终牵出了“普惠金融”问题。
 
  借助于日渐深入的讨论,联合国在2005年对普惠金融给出了权威性界定,并颁布了普惠金融蓝皮书。金融危机爆发后,普惠金融更是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除了由比尔盖茨慈善基金会直接推动成立了有许多国家及组织参加的普惠金融联盟外,普惠金融还上升到了二十国集团(G20)的重要议题之中,并有了G20成立普惠金融专家组、成立全球普惠金融合作伙伴组织、制订中小企业融资问题最佳范例的资助框架等诸多后续行动与成就。
 
  普惠金融联盟全体成员在墨西哥通过的《玛雅宣言》具有标志性意义,作为第一个可以量化的、旨在解决25亿无银行服务人口普惠金融问题的全球性宣言,《玛雅宣言》面向全球推出了普惠金融的指标体系,并在第二年进入到G20第七次首脑峰会的讨论议题之中。2016年,G20杭州峰会上,中国政府直接推动并参与制定的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正式通过,这是首个具有全球意义的数字经济重要原则;与此同时,杭州峰会还出台了G20普惠金融指标体系升级版。当然,杭州峰会也释放出一个并不轻松的消息:目前全球范围内至少还有20亿人不能享受正规金融服务。
 
  几种代表性模式
 
  1975年,“穷人银行家”尤努斯带着学生去乔布拉村调研,发现造成穷人穷困的根源并非懒惰或缺乏智慧,而是一个结构性问题:缺少资本。为此,尤努斯创办了被称为穷人银行的格莱珉银行。之后,类格莱珉银行的金融机构在印尼、印度、巴西等国竞相出现。当然,今天的普惠金融在形式上已经远远突破了农村银行这个物态,并呈现出了多种有价值的模式。
 
  ———银行代理模式
 
  在银行不可能设立分支机构的地方,通过政策确保银行与零售商店、彩票销售点、药店、邮局等机构展开合作,将非银机构作为金融服务的代理渠道。这一模式乃巴西所首创,随后为墨西哥、哥伦比亚、智利、秘鲁等拉美国家纷纷效仿,亚洲国家的印度也在全国推广。银行代理模式在节约成本方面十分明显,据秘鲁银行监管当局研究表明,40家银行代理机构的成本约相当于1家银行分支机构的成本。
 
  ———微型金融模式
 
  针对大型金融机构不愿意提供信贷支持服务的地区与人群,创建专业化的小型金融机构,在此基础上提供小额信贷、担保等服务。这方面以墨西哥、印尼等国最为典型。在印尼,该国拥有超过5万家的微型金融机构,它们的形式多样,包括商业银行、农村银行、合作社、基金会、信用社、国有开发银行以及国有典当行。同样,除正规商业银行外,墨西哥也有微型金融机构、社区金融机构、合作信贷与储蓄机构等三类非银行的小型私营信贷机构。
 
  ——技术推动模式
 
  借助于移动电话普及率的不断提高,在降低金融交易成本的同时,开辟为穷人提供基本金融服务的新渠道,这方面菲律宾、巴西以及非洲部分国家做的较为成功。以菲律宾为例,该国成功开发移动支付服务已有13年,结果表明移动支付交易成本约为银行分支机构交易成本的五分之一。
 
  ——制度创新模式
 
  通过差异性制度的安排与供给激励普惠金融的发展,比如南非对不具备正式身份或户籍证明的贫穷潜在客户实施了豁免法案,允许不经验证就直接开户。印度中央银行允许商业银行利用非政府组织、微型金融机构和其他民事社会组织作为提供金融和银行服务的中介。此外,巴西政府规定,在代理机构办理业务,不需要客户拥有银行账户,此举使得能够享受金融服务的人口数量翻了一番。
 
  基本操作经验
 
  国情不一,服务对象不同,各国普惠金融的发展模式必定存在差异。尽管如此,它们之间依然有许多共性,可以作为一般性经验予以推广。
 
  首先是成立了普惠金融的顶层领导机构,如美国成立了来自国务院、财政部和国际开发署等机构专家成员组成的普惠金融专家组;墨西哥成立了普惠金融国家委员会,管理层由财政与公共信贷部、银行与证券委员会等8个部门的10名代表组成,负责制定并实施普惠金融国家规划;巴西成立全国普惠金融委员会,工作目标是在全国推广适当的普惠金融服务。
 
  其次是将普惠金融定位于低收入的困难家庭与群体。如墨西哥政府明确规定了6家政策性银行为农村贫困人口提供金融服务的的运行机制与功能定位,特别是国家发展银行和国家储蓄与金融服务银行,在专门法令的授权下,承担起专属服务弱势群体和薄弱领域的职能;巴西通过立法,要求各银行要按活期存款余额2%的比例向小微企业及创业者提供小额信贷,未达到2%放款比例的银行不得挪用该笔资金,但可将资金拆借给同业并用于小微企业信贷投放。
 
  再其次是重视金融服务的彼此策应与资源联动,如墨西哥以国家信用发债募集低成本资金,向商业性金融机构提供中长期贷款,以此服务普惠金融对象。另外,政府部门还为商业性金融机构面向特定客户群体的贷款提供担保代偿服务。同时墨西哥还成立了公共信托基金,支持金融机构的小额贷款。同样,巴西政府大力支持倡导对银行普惠金融服务进行担保,对商业性金融机构与农村发展信托基金合作的担保贷款,允许在计算风险敞口时作一定比例的扣除,减少拨备提取。
 
  最后是注重金融消费者的教育和权益保护,如美国财政部和金融知识与教育委员会共同推出了《金融知识普及国家战略》;俄罗斯制定了全国性金融扫盲5年计划,目标人群是小学到大学的学生和潜在使用金融服务的低中收入人群;墨西哥成立了国家金融扫盲委员会,同时在国家储蓄与金融服务银行推出一项面向低收入群体的“繁荣计划”,重点加强存贷款、保险、社会福利发放等为主要内容的金融安全教育;巴西中央银行在全国推广“金融公民计划”,目标是通过强化公民金融教育和增强公民对国家金融体系的了解,加强公民对自我权益的保护意识。